国服拿下,首杀的挑战者们

 新作发布     |      2020-01-07 12:43

北京时间2019年5月4日晚21时56分,阿尔法魔兽团队在经过729次尝试后击杀了史诗难度的乌纳特-虚空先驱,成为亚洲第一家、世界范围内第三家完成“风暴熔炉”副本开荒的公会。这是阿尔法的第5个国服首杀和第3个亚洲首杀。许多人相信,他们与世界第一的差距正在越来越小。

图片 1

自从魔兽世界8.2的团本首杀争夺赛开始以来,每有公会打通一个BOSS就会引发一阵热潮,本来最有希望拿下首杀的Limit和Method目前已经毫无优势,因为十家公会全都来到了艾萨拉女王面前。并且,似乎没有任何一家公会能以目前的装备推倒女王,连血量下到50%都极难。可以说现在国服与欧美公会是彻底站在了同一起跑线,有望拿下世界首杀!

图片 2

图片 3

作者: 李应初 来源:触乐上截取的阿尔法过往战绩。断风贤跟我说:“总有人说我这儿是‘黑网吧’,其实环境还挺不错。”

图片 4

12月14日,《魔兽世界》新CD farm结束后仅两个小时,Method就迅速拿下了阿古斯的首杀,成为WOW史上第一个连续三个资料片首杀最终boss的公会。而之前在暗夜要塞拿下世界首杀的俄罗斯公会Exorsus同样在不久后赢得次杀。此时,玩家们的焦点自然聚焦到了谁将拿下亚服首杀。

阿尔法团队在庆功宴上的合影

开荒选手们所在的大厅

目前的详细战报如下:打进艾萨拉女王三阶段的外国公会有Limit、Method、Pieces和AFKR,国服公会则是佶天鸿和阿尔法,基本已经不存在时间上的劣势,接下来鹿死谁手全看各团队的实力与发挥了。而另外几家参与直播竞赛的公会则依然在二阶段和一阶段徘徊,其中就包括了国服的天涯。说实话,国服玩家从数天前落后一两个BOSS的进度,一直追击到同一起跑线上,已经实属不易,但世界首杀的荣耀已经近在咫尺,想必没人愿意现在就放弃。

寂灭者阿古斯

小镇

除了大厅,二层还有厨房和餐厅。在团队开荒的时候,断风贤的母亲会在这里为团员们做饭。阿姨告诉我:“孩子们老吃外卖肯定不好,我们自己做总归健康一点。” 她的努力卓有成效,大多数到这儿来开荒的团员都吃胖了。

图片 5

终于,在12月19日上午11点,连续奋战20小时的阿尔法公会从韩服手中夺下了亚服首杀的骄人成绩,同时也抢在美服前完成击杀。

一周前,我来到了安徽铜陵。铜陵自古以来以产铜而闻名,是我国青铜文化的重要发祥地之一,现在,这个城市因为BurNIng而在电竞圈颇有名气。从铜陵高铁站北上约60公里,就到了枞阳县横埠开发区。横埠是个小镇,道路因翻修和下雨变得有些泥泞,街上行人寥寥,偶有车辆飞驰而过。

“抢饭”

艾萨拉女王作为魔兽世界8.2的关底BOSS,其难度比起吉安娜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或许还没到8.1.5乌纳特的程度。由于新版本刚开不久,玩家们的装备更新有限,硬件实力先天不足,所以在现阶段想打通史诗永恒王宫是很艰难的。根据史诗艾萨拉的战斗机制,一旦女王血量低于50%,场上存在的小怪们便会狂暴。而通常情况下,战斗场地中会存在相当强力的小怪,比如三个娜迦女士和三个破盾娜迦,如果让这些小怪狂暴化,团灭便是分分钟的事儿。

此次击杀含金量相当高:这是国服玩家在5.4版本(决战奥格瑞玛)后,首次在重量级的首杀争夺战中与世界首杀的公会在同一个副本周期内完成击杀。

我到达横埠时是傍晚,根据一段阿尔法前团员拍摄的视频,我找到了新视野网络时空。这是一家不起眼的网吧,断风贤——阿尔法的创始人和团长就在这里长大。

我问阿姨,断风贤选择做职业玩家时她是怎么想的,她笑着跟我说:“刚开始肯定是反对咯,但是我们也说不过他,就让他去了。他说这个是他的梦想嘛。”

图片 6

此外,这次首杀是真正意义上的自主开荒世界首杀公会Method放出视频前,阿尔法就已经数次打入5%以内的低血量,并在Method公会的视频公布后坚持使用自己的战术完成了Boss的击杀。这与以往抄作业式的首杀含金量有着天壤之别。

图片 7

梦想

因此,只有想办法尽快干掉这些小怪,团队才好压制BOSS本身的血线,基本上属于一人失误满盘皆输。毕竟是史诗本守关BOSS,既考验团队的硬件水平,也对团员执行力和自身素质要求严格。不过这对于国服来说,却是非常好的消息。魔兽世界8.2出现十家公会围攻艾萨拉的情形,说明以玩家目前的装备水平,不削弱BOSS基本是无人能过的。那几个顶尖公会束手无策,国服公会才有机会追赶丢失的两天进度,当年星辰能拿下零灯首杀,也是因为外服团队屡战屡败,自己才有了奋起直追的机会!

此外,全程在Twitch上的转播寂灭者阿古斯的开荒也向世界玩家展现了国服魔兽玩家的风采。比起不开直播闷头开荒的Method和Exorsus,阿尔法与佶天鸿的全程直播开荒引来了不少无法参与首批开荒的中外粉丝,甚至连Method公会的会长Sco都来直播间插科打诨,这也让全世界的魔兽世界玩家都对中国的两支PFU公会有了新的认识。

网吧所在的街道

断风贤的职业生涯始于《巫妖王之怒》后期。他放弃了较为稳定的工作,加入了星辰二团。之后又辗转Style、佶天鸿,最后从佶天鸿出走,成立了阿尔法。他在多年的开荒中坚持使用法师,且表现出众,玩家们称他为“法神”。

图片 8

在此之前,国服有数次世界范围的首杀纪录不太光彩,甚至被暴雪取消了首杀的纪录。比如《燃烧的远征》版本中,用不正当战术来规避首领的点名技能。《大地的裂变》资料片的奈法利安、《熊猫人之谜》的莱登等首领都被bug击杀过并遭受了暴雪的惩罚。与之相比,这次全程直播的首杀公开透明,是名至实归的成就。

图片 9

“可以这么说,我们是国内唯一一家目的纯粹追求首杀的公会,”断风贤骄傲地对我说,“其他人开荒是为了赚钱,我们赚钱是为了更好地开荒。”

不过话说回来,美服在周二就开放了新CD,可以先其它地区一步更换装备。正好周四更新后,美服的Limit养精蓄锐又回到了女王面前,优势无疑是巨大的。总之,就目前局势来看,最有希望拿下世界首杀的公会应该是Limit和Method,两者不分先后,其次就是佶天鸿、阿尔法和Pieces等公会,尽管希望不算特别大,但国服依然有不小的概率继星辰零灯之后再夺首杀。当然这一切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尽可能开发自己的战术,而不是抄Method的作业。

回顾一下整个7.0版本的首杀争夺,可以说是一个先抑后扬的过程。抛开翡翠梦魇与勇气试炼两个耗时较短的团本来说。暗夜要塞、萨格拉斯之墓这两个套装团本的亚服首杀都被韩服的AFK-R公会斩获。尤其让人惋惜的是萨格拉斯之墓在国服领先相当进度的情况下,最终被韩服公会弯道超车,这样的败绩一度让所有关注首杀的国服玩家们有些沮丧。

成为阿尔法线下基地的新视野网络时空

对于国内的《魔兽世界》公会来说,现在最敏感的问题恐怕就是“现实金钱交易”,说白了就是代练相关产业链。在《魔兽世界》目前的集合石频道中,RMT工作室的广告几乎铺满了整个游戏环境,在非活跃时间段,玩家几乎无法找到正常的副本队伍。这让玩家们无比厌恶。

好在阿尔法的小伙子们不愿有着相当的执着,并将这股力量转化成了行动力,最终把三阶团本的首杀留在了国服。

新视野网络时空已经停业,它现在完全成为阿尔法的线下基地。网吧一层闲置着,团队的主要活动都在二层进行。在二层的大厅里,我见到了正在Farm上一个副本“达萨罗之战”的团员们。离新副本“风暴熔炉”史诗难度开放还有两天,绝大多数参加“开荒”的选手已经在这里聚集,开始为“首杀”进行准备。

铺天盖地的RMT广告

在这场战斗中,阿尔法开创性地使用了2坦克3治疗的极端战术,并在坦克的选择上独具慧眼地选择了整个7.0版本团本表现较差的防御圣骑士。而事实也证明了防骑在阿古斯战的表现非常亮眼。防骑玩家猎丶空的出色发挥将防骑的功能性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

图片 10

事实上,国服顶尖公会或多或少同RMT有所关联。暴雪官方对于PvE副本首杀并没有金钱奖励,国内也难以找到赞助商,类似阿尔法这样的公会维持运营的资金基本来自于Farm期的代打。对于团队成员来说,这是一种扭曲的局面,他们既是电竞选手,又是接单代练。这在其他火爆的竞技项目上是很难看到的。

而阿尔法公会的惩戒骑更是打出了271万的超高伤害,输出之高足矣媲美Method公会的战神,更是传为佳话。

开荒选手们所在的大厅

断风贤试图向我证明他能平衡这两种身份。“我们开荒的时候是职业玩家,Farm的时候就是服务行业。”他十分肯定地说,“另外,代打服务器首杀我们是绝对不会干的。”可能是为了更好地做出区别,他将代打装备和代打首杀比喻为“帮忙做作业”和“帮忙考试”。在他眼中,这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

在这里,让我们再次恭喜阿尔法公会获得的成绩,也祝仍在开荒史诗模式燃烧王座的其他公会好运。

图片 11

“我们从来不去世界频道刷广告,顾客都是因为我们的名气才过来消费的。阿尔法的价格相对要高一些,他们也都心知肚明,就当是支持我们开荒了。”

阿尔法的“荣誉墙”

阳阳是阿尔法的客服,他觉得RMT业务在国内几家顶尖公会中都是心照不宣的事实。客服的任务除了安排代打的具体时间和人员,就是给消费的“老板”们带去优质的服务。他会半夜上线陪海外顾客一起打“大秘境”,也会给大客户们邮寄一些横埠特产。

《魔兽世界》的史诗难度团队副本为最多20人的团队准备,在开放初期具有一般玩家无法通过的高难度。玩家团队通过副本、击杀Boss的过程被称为“开荒”,而在世界范围内率先通过副本则被称为“首杀”。

阳阳说:“我们做这些事情,最终目的还是为了给他们提供一个最好的开荒环境。”

大厅的走道旁有个半人高的除烟器,两旁的墙上挂着从Method.GG(Method公会统计首杀历史的网站)上截取的阿尔法过往战绩。断风贤跟我说:“总有人说我这儿是‘黑网吧’,其实环境还挺不错。”除了大厅,二层还有厨房和餐厅。在团队开荒的时候,断风贤的母亲会在这里为团员们做饭。阿姨告诉我:“孩子们老吃外卖肯定不好,我们自己做总归健康一点。”她的努力卓有成效,大多数到这儿来开荒的团员都吃胖了。

二细在开荒戈霍恩时把他的圣骑士改名为“想赢”。作为多次问鼎WCL的骑士玩家,他被誉为“世界第一惩戒骑”。他认为留在阿尔法的人不是为了生活,也不是为了某种虚荣,只是有一颗想赢的心。

图片 12

“其实没必要把‘工作室’的部分想得那么肮脏,”他告诉我,“我们中的很多人根本不缺这一份工资,但是团队每开荒一天就要烧掉上万的钱。”

“抢饭”

备战

我问阿姨,断风贤选择做职业玩家时她是怎么想的,她笑着跟我说:“刚开始肯定是反对咯,但是我们也说不过他,就让他去了。他说这个是他的梦想嘛。”

周三是国服开服的前一天。当天,断风贤早早来到了基地,开始观看美服开荒进程。在“达萨罗之战”中遗憾获得第二的美服劲旅Limit是他的观察目标。由于美服更新较早,Limit在周二晚已经进本,他们的战斗画面通过Twitch直播真实地展现出来。

梦想

在6.0版本之前,顶尖公会开荒的战术是严格保密的。观众甚至在首杀之后一段时间内,也只能听到公会放出的欢呼音频——采取不同的战术风格被视为对其他团队的尊重。

断风贤的职业生涯始于《巫妖王之怒》后期。他放弃了较为稳定的工作,加入了星辰二团。之后又辗转Style、佶天鸿,最后从佶天鸿出走,成立了阿尔法。他在多年的开荒中坚持使用法师,且表现出众,玩家们称他为“法神”。

但在电子游戏全面进入直播时代之后,从国内公会开始,品尝到粉丝红利的《魔兽世界》职业团队都选择在开荒期开启直播。这对于进度领先的公会来说并不友善——身后每一个团队都可以沿用领先者的战术,并节省下试错的大量时间。这种模仿行为在玩家口中被称为“抄作业”。

“可以这么说,我们是国内唯一一家目的纯粹追求首杀的公会,”断风贤骄傲地对我说,“其他人开荒是为了赚钱,我们赚钱是为了更好地开荒。”

在芬兰劲旅Paragon消失之后基本上统治了世界首杀的欧服公会Method就是许多团队“抄作业”的对象。在战术透明的直播时代,它依然是PvE中的霸主。

对于国内的《魔兽世界》公会来说,现在最敏感的问题恐怕就是“现实金钱交易”(Real-Money Trading,RMT),说白了就是代练相关产业链。在《魔兽世界》目前的集合石频道中,RMT工作室的广告几乎铺满了整个游戏环境,在非活跃时间段,玩家几乎无法找到正常的副本队伍。这让玩家们无比厌恶。

Method首杀“勇气试炼”最终Boss海拉

铺天盖地的RMT广告

断风贤觉得,一味去抄反而不对,“战术是根据团队和选手具体制定的”。在过去的几个版本中,即使Method和Limit“珠玉在前”,阿尔法也常常在参考的基础上“自己写作业”。

事实上,国服顶尖公会或多或少同RMT有所关联。暴雪官方对于PvE副本首杀并没有金钱奖励,国内也难以找到赞助商,类似阿尔法这样的公会维持运营的资金基本来自于Farm期的代打。对于团队成员来说,这是一种扭曲的局面,他们既是电竞选手,又是接单代练。这在其他火爆的竞技项目上是很难看到的。

凌晨2时,美服公会Wildcard Gaming打完了整个流程,“风暴熔炉”的首个Boss无眠密党在8分30秒进入了狂暴阶段。这对于顶尖公会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虽然只有两个Boss,但这个团队副本的难度很高。

断风贤试图向我证明他能平衡这两种身份。“我们开荒的时候是职业玩家,Farm的时候就是服务行业。”他十分肯定地说,“另外,代打服务器首杀我们是绝对不会干的。”可能是为了更好地做出区别,他将代打装备和代打首杀比喻为“帮忙做作业”和“帮忙考试”。在他眼中,这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

断风贤、湖北和二细在午饭时进行了简单的讨论。他们认为Limit的职业配置是合理的——由于长时间的多目标斩杀以及频繁的驱散需求,在无眠密党的战术安排中堆叠大量“暗影牧师”是明智的选择。

“我们从来不去世界频道刷广告,顾客都是因为我们的名气才过来消费的。阿尔法的价格相对要高一些,他们也都心知肚明,就当是支持我们开荒了。”

除此之外,他们有了新的发现——无眠密党双人组中的惊悚者法索乌在离开人群一定距离后,“粉碎之疑”的效果可以忽略不计;与此同时,连续激活两次相同“神器”造成的300%伤害提升对于坦克来说并非不可承受。

阳阳是阿尔法的客服,他觉得RMT业务在国内几家顶尖公会中都是心照不宣的事实。客服的任务除了安排代打的具体时间和人员,就是给消费的“老板”们带去优质的服务。他会半夜上线陪海外顾客一起打“大秘境”,也会给大客户们邮寄一些横埠特产。

Limit在无眠密党的战斗中使用了9个牧师

阳阳说:“我们做这些事情,最终目的还是为了给他们提供一个最好的开荒环境。”

为了验证这一猜测,阿尔法用30人团队进入了英雄难度“风暴熔炉”,送掉10名角色后,以史诗难度的20人配置开始练习。

二细在开荒戈霍恩时把他的圣骑士改名为“想赢”。作为多次问鼎WCL(《魔兽世界》团队副本个人评分网站)的骑士玩家,他被誉为“世界第一惩戒骑”。他认为留在阿尔法的人不是为了生活,也不是为了某种虚荣,只是有一颗想赢的心。

周三晚上23时52分,欧服开服仅仅9个小时之后,Pieces出人意料地首杀了无眠密党。但这个过程没有直播,只有WoWProgress上的数据可供参考。

“其实没必要把‘工作室’的部分想得那么肮脏,”他告诉我,“我们中的很多人根本不缺这一份工资,但是团队每开荒一天就要烧掉上万的钱。”

结束一天的备战后,选手们从基地离开,一部分人回到了宿舍。那是一个二层的独栋小楼,总共有七八个房间,开荒期基本上每个房间里会住进两个人。

备战

阿尔法的线下宿舍

周三是国服开服的前一天。当天,断风贤早早来到了基地,开始观看美服开荒进程。在“达萨罗之战”中遗憾获得第二的美服劲旅Limit是他的观察目标。由于美服更新较早,Limit在周二晚已经进本,他们的战斗画面通过Twitch直播真实地展现出来。

另外几个队员选择去“全牛馆”吃夜宵。深夜的横埠没有灯光,除了从铜陵延伸而来的大路,其他地方基本上也没有路灯——全牛馆几乎是附近唯一一家这个时间还开着的店铺。

在6.0版本之前,顶尖公会开荒的战术是严格保密的。观众甚至在首杀之后一段时间内,也只能听到公会放出的欢呼音频——采取不同的战术风格被视为对其他团队的尊重。

牛杂面的标价是15元,他们往往让老板娘“炒20块的”。阿尔法成员李白、郭子豪和“儿子”一边吃着面,一边拿着手机看直播。

但在电子游戏全面进入直播时代之后,从国内公会开始,品尝到粉丝红利的《魔兽世界》职业团队都选择在开荒期开启直播。这对于进度领先的公会来说并不友善——身后每一个团队都可以沿用领先者的战术,并节省下试错的大量时间。这种模仿行为在玩家口中被称为“抄作业”。

“这技能也能死人?Limit真的菜。”一名队员说,“我感觉阿尔法比他们厉害一万倍。”

在芬兰劲旅Paragon消失之后基本上统治了世界首杀的欧服公会Method就是许多团队“抄作业”的对象。在战术透明的直播时代,它依然是PvE中的霸主。


图片 13

挫折

Method首杀“勇气试炼”最终Boss海拉

周四早晨,国服开服。断风贤突然要求所有人关闭直播——在他的预计中,使用前日发现的两个关键点制定的新战术,可以帮助他们迅速过掉无眠密党。他希望在战术保密的情况下达到领先,全力冲击整个副本的世界首杀。

断风贤觉得,一味去抄反而不对,“战术是根据团队和选手具体制定的”。在过去的几个版本中,即使Method和Limit“珠玉在前”,阿尔法也常常在参考的基础上“自己写作业”。

1号Boss无眠密党

凌晨2时,美服公会Wildcard Gaming打完了整个流程,“风暴熔炉”的首个Boss无眠密党在8分30秒进入了狂暴阶段。这对于顶尖公会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虽然只有两个Boss,但这个团队副本的难度很高。

二细其实有些不情愿——他认为没有必要关播。他在自己的直播间里打字告诉水友:“我们开打了,不让播,这是规定,我也没办法。”

断风贤、湖北和二细在午饭时进行了简单的讨论。他们认为Limit的职业配置是合理的——由于长时间的多目标斩杀以及频繁的驱散需求,在无眠密党的战术安排中堆叠大量“暗影牧师”是明智的选择。

但这次运气不在阿尔法这边。

除此之外,他们有了新的发现——无眠密党双人组中的惊悚者法索乌(一般称之为“男人”,与被称作“女人”的代言人扎克萨奇相对)在离开人群一定距离后,“粉碎之疑”(点名造成全团高额暗影伤害)的效果可以忽略不计;与此同时,连续激活两次相同“神器”(包括虚空石、风暴召唤者和深海三叉戟,离Boss最近的神器在每25%血量被激活)造成的300%伤害提升对于坦克来说并非不可承受。

询问为什么还不开播的弹幕越来越多,NGA战报帖里质疑阿尔法的声音也越来越多——更致命的是,暴雪的Hotfix来得实在太快。

图片 14

他们在最初的几次尝试中就将Boss血量打到了22%,但是在又一次将Boss打进低血量之后,饺子的角色“鲜血死亡骑士”被“男人”一下普通攻击直接秒杀。

Limit在无眠密党的战斗中使用了9个牧师

“T怎么没了?”

为了验证这一猜测,阿尔法用30人团队进入了英雄难度“风暴熔炉”,送掉10名角色后,以史诗难度的20人配置开始练习。

查看了战斗数据之后,阿尔法沮丧地发现,一小时前还是300%的伤害提升变成了1000%,坦克再也无法承受惊悚者法索乌的近战攻击,这意味着之前制定的战术无法成立。另外,虽然拉开“男人”、规避“粉碎之疑”影响的操作依然可行,实用性却大打折扣,但是团队已经以此为基准练习了很长时间。

周三晚上23时52分,欧服开服仅仅9个小时之后,Pieces出人意料地首杀了无眠密党。但这个过程没有直播,只有WoWProgress(显示公会团队副本进度的网站)上的数据可供参考。

断风贤没有选择推倒重来。事后他承认,他们的战术存在问题,从头开始也许是更好的选择。

结束一天的备战后,选手们从基地离开,一部分人回到了宿舍。那是一个二层的独栋小楼,总共有七八个房间,开荒期基本上每个房间里会住进两个人。

令人绝望的修正

图片 15

团队只能放弃突袭。气氛变得有些凝重——Limit、vodkaz和Method过掉无眠密党的消息不断传来,低血量灭团和低级失误造成的失败让人更加难以接受。到了下午,迟迟未能取得进展的阿尔法团队陷入了令人窒息的安静——房间里只有键盘敲击的声响。开怪,灭团,面无表情地开始下一把,阿尔法堕入了一个绝望的循环。

阿尔法的线下宿舍

在一次失误后,二细锤了桌子一拳:“菱形4断是谁啊?天罪!你在打××呢?”猎空也开始抱怨:“‘男人’都快进阶段了,还在那里挂,老子真是×了。打到现在连目标都选不清楚?”

另外几个队员选择去“全牛馆”吃夜宵。深夜的横埠没有灯光,除了从铜陵延伸而来的大路,其他地方基本上也没有路灯——全牛馆几乎是附近唯一一家这个时间还开着的店铺。

和我的想象不同,这些粗鲁的话反而盘活了团队气氛——在此之后,他们的交流和互相提醒多了起来:“大饼2断要补。”“驱驱驱驱驱驱驱驱驱驱驱!”

牛杂面的标价是15元,他们往往让老板娘“炒20块的”。阿尔法成员李白、郭子豪和“儿子”一边吃着面,一边拿着手机看直播。

开荒间隙,阿尔法团员们聚在一起讨论细节

“这技能也能死人?Limit真的菜。”一名队员说,“我感觉阿尔法比他们厉害一万倍。”

但这并没有解决问题。几个小时后,由于战术容错率较低,失误十分频繁,Boss剩余血量依然没有显著减少。与此同时,几家国服公会正在沿用他们的战术——佶天鸿公会在0点45分打出了3.4%的低血量,这对阿尔法造成了更大的压力。

挫折

佶天鸿是近期阿尔法在国内最大的竞争对手。在此之前,佶天鸿在8.0版本的“奥迪尔”副本中率先击杀了戈霍恩,夺走了国服首杀。

周四早晨,国服开服。断风贤突然要求所有人关闭直播——在他的预计中,使用前日发现的两个关键点制定的新战术,可以帮助他们迅速过掉无眠密党。他希望在战术保密的情况下达到领先,全力冲击整个副本的世界首杀。

2时46分,阿尔法作出了最有希望的一次尝试——只要处理完最后一轮大怪,前方就是没有障碍的Rush阶段。然而团队血量在一瞬间崩溃,出现减员。在耗尽战斗复活次数的情况下,这次尝试也以失败告终。

图片 16

到了凌晨4点。看上去所有人都已经精疲力尽。断风贤决定来日再战。

1号Boss无眠密党

精疲力尽的二细和李白

二细其实有些不情愿——他认为没有必要关播。他在自己的直播间里打字告诉水友:“我们开打了,不让播,这是规定,我也没办法。”

落差

但这次运气不在阿尔法这边。

周五的开荒从下午2点开始,在此之前,已经有9家公会击杀了无眠密党。此时,以Method为首的第一梯队正在2号Boss乌纳特的第二阶段挣扎,暂时看不到任何希望。

询问为什么还不开播的弹幕越来越多,NGA战报帖里质疑阿尔法的声音也越来越多——更致命的是,暴雪的Hotfix来得实在太快。

“还好老二难度够高,能卡他们一阵。”断风贤给队员打气,“我们快点打,还有机会。”

他们在最初的几次尝试中就将Boss血量打到了22%,但是在又一次将Boss打进低血量之后,饺子的角色“鲜血死亡骑士”被“男人”一下普通攻击直接秒杀。

17时46分,国服公会天涯世界第十、亚洲首杀无眠密党,阿尔法丢掉了第一个Boss的国服首杀。二细的直播间里充满了冷嘲热讽的观众:“阿尔法这版本菜的和×××一样!”“你玩暗牧像蔡徐坤!”

“T怎么没了?”

“我们打得确实菜,喷吧喷吧,别骂太狠。”二细事后回忆:“电子竞技就是这样,没有成绩,呼吸都是错的。输的时候就躺平了,等到你赢了,说什么都是对的。”

查看了战斗数据之后,阿尔法沮丧地发现,一小时前还是300%的伤害提升变成了1000%,坦克再也无法承受惊悚者法索乌的近战攻击,这意味着之前制定的战术无法成立。另外,虽然拉开“男人”、规避“粉碎之疑”影响的操作依然可行,实用性却大打折扣,但是团队已经以此为基准练习了很长时间。

不久后,另一家国服公会超界也击杀了无眠密党——落后的幅度显然超出了阿尔法的预料,但好在队员们顶住了压力。20时52分,队伍完美执行了战术,终于击杀了这个困扰他们整整36小时的Boss。

断风贤没有选择推倒重来。事后他承认,他们的战术存在问题,从头开始也许是更好的选择。

没有人怒吼,也没有人欢呼,只有几声并不响亮的“Nice”。他们并不兴奋,更多的其实是解脱。这是一场早就该到来的胜利。

图片 17

直播间摄像头里刚过Boss的饺子

令人绝望的修正

湖北长舒一口气,喊了一句脏话。猎空点了一支烟瘫倒在椅子上。他作为坦克指挥了整场战斗,“换嘲”“日墙”“注满”这3个词在他口中重复了上千次。在场外替补的“潜行者”玩家华年关闭了《刀塔自走棋》,开始为开荒下个Boss作准备。

团队只能放弃突袭。气氛变得有些凝重——Limit、vodkaz和Method过掉无眠密党的消息不断传来,低血量灭团和低级失误造成的失败让人更加难以接受。到了下午,迟迟未能取得进展的阿尔法团队陷入了令人窒息的安静——房间里只有键盘敲击的声响。开怪,灭团,面无表情地开始下一把,阿尔法堕入了一个绝望的循环。

二细认为有些团员失误太多了。“如果你进入到像Method这样的一个公会,看看旁边的人,哇,一个比一个厉害,你也会集中注意力提升自己——但其实你左边那个人也是这么想的。我现在一看,我的队友全是菜×,那怎么可能有提高。”

在一次失误后,二细锤了桌子一拳:“菱形4断是谁啊?天罪!你在打××呢?”猎空也开始抱怨:“‘男人’都快进阶段了,还在那里挂,老子真是×了。打到现在连目标都选不清楚?”

“但是老一丢了首杀也许不是坏事,”他接下来又补充,“现在天涯超界那帮人肯定觉得打过了我们,自己很强,就开始膨胀了。其实这次不是他们多厉害,是我们发挥得太××菜了。”

和我的想象不同,这些粗鲁的话反而盘活了团队气氛——在此之后,他们的交流和互相提醒多了起来:“大饼2断要补。”“驱驱驱驱驱驱驱驱驱驱驱!”

“超车”

图片 18

4月27日,在进行多次尝试和对其他公会的视频进行分析后,断风贤认为如果乌纳特不削弱,两周之内不存在击杀可能。

开荒间隙,阿尔法团员们聚在一起讨论细节

虽然可能面对“NPND”,但是练习必须继续。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全球范围内击败“无眠密党”的公会都在“乌纳特”的三叉戟下灭得死去活来。

但这并没有解决问题。几个小时后,由于战术容错率较低,失误十分频繁,Boss剩余血量依然没有显着减少。与此同时,几家国服公会正在沿用他们的战术——佶天鸿公会在0点45分打出了3.4%的低血量,这对阿尔法造成了更大的压力。

“这Boss是××的神经病。”殇羽咒骂道。

佶天鸿是近期阿尔法在国内最大的竞争对手。在此之前,佶天鸿在8.0版本的“奥迪尔”副本中率先击杀了戈霍恩,夺走了国服首杀。

乌纳特难度极高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动荡共鸣”这一机制。上一个有类似技能的Boss占星师艾塔利乌斯在当时也是开荒公会的噩梦。

2时46分,阿尔法作出了最有希望的一次尝试——只要处理完最后一轮大怪,前方就是没有障碍的Rush阶段。然而团队血量在一瞬间崩溃,出现减员。在耗尽战斗复活次数的情况下,这次尝试也以失败告终。

乌纳特与场地上的3个神器

到了凌晨4点。看上去所有人都已经精疲力尽。断风贤决定来日再战。

这个恐怖的Boss在第一和第二阶段就给阿尔法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他们在频繁的团灭之中慢慢熟悉团队节奏和个人走位。这段“我不可能过,其他人也过不了”的时间为他们赢得了追赶的机会。

图片 19

不过,机械化的练习过程对于看客而言是毋庸置疑的垃圾时间——直播间的观众们开始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其他的话题,战报帖的更新速度也慢了下来。PvE开荒的直播内容,对抗性和观赏性远远不如PvP。成百上千次的失败尝试对于选手和观众都是一种折磨,如果长时间关注开荒却错过了击杀的瞬间,则更是令人无法接受的糟糕体验。这可能也是导致团队副本开荒虽然有直播,却依然是小众娱乐的重要原因。

精疲力尽的二细

但是职业玩家们却不能有丝毫懈怠——熟练了解副本对每个团队都非常重要。二细认为,自己必须嚼着槟榔开荒,他相信只有这样才能集中精神。库存的槟榔消耗殆尽,他转过身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兄弟,有空的话去楼下帮忙买两包,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落差

直到4月30日暴雪对乌纳特进行削弱之前,有7家公会到达了30%的血线。阿尔法正是其中之一——他们在这段时间内赶上了进度,回到第一梯队。

周五的开荒从下午2点开始,在此之前,已经有9家公会击杀了无眠密党。此时,以Method为首的第一梯队正在2号Boss乌纳特的第二阶段挣扎,暂时看不到任何希望。

归途

“还好老二难度够高,能卡他们一阵。”断风贤给队员打气,“我们快点打,还有机会。”

我在4月28日离开了横埠。临走之前,阳阳带我去参观了即将装修完毕的新基地。断风贤买下临街的4间底商,用来容纳人数越来越多的阿尔法团队。新基地至少比新视野网络时空的二层大了一倍——看起来断风贤的规划在慢慢走上正轨。

17时46分,国服公会天涯世界第十、亚洲首杀无眠密党,阿尔法丢掉了第一个Boss的国服首杀。二细的直播间里充满了冷嘲热讽的观众:“阿尔法这版本菜的和×××一样!”“你玩暗牧像蔡徐坤!”

回去的路上,司机阿姨向我抱怨,自己的女儿快高考了还在沉迷《王者荣耀》,“比班上的男孩子们都厉害”。她还说,女儿以后想从事游戏相关工作。我问她是否会反对女儿的想法,她摇了摇头:“想做什么就随她去吧。”

“我们打得确实菜,喷吧喷吧,别骂太狠。”二细事后回忆:“电子竞技就是这样,没有成绩,呼吸都是错的。输的时候就躺平了,等到你赢了,说什么都是对的。”

随后,我跟阿姨讲了讲阿尔法的故事。“刚刚出发的地方有一个亚洲第一的游戏团队”这件事超出了阿姨的认知,惊讶之后,她向我提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那里有女孩子吗?”

不久后,另一家国服公会超界也击杀了无眠密党——落后的幅度显然超出了阿尔法的预料,但好在队员们顶住了压力。20时52分,队伍完美执行了战术,终于击杀了这个困扰他们整整36小时的Boss。

我告诉她有的,并且那个女性玩家与其他人相比毫不逊色。

没有人怒吼,也没有人欢呼,只有几声并不响亮的“Nice”。他们并不兴奋,更多的其实是解脱。这是一场早就该到来的胜利。

我所说的女性玩家是小杰瑞,她在“奥迪尔”开荒时被华年邀请加入了阿尔法。在那个副本中,小杰瑞表现不佳,遭受了无数冷眼和质疑,甚至有人认为,阿尔法带了一个“花瓶”。

图片 20

她在“达萨罗之战”中证明了自己。在击败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时,小杰瑞使用的“狂徒潜行者”高居DPS榜第一。“我必须这么说,她确实拯救了团队。”华年回忆说。

直播间摄像头里刚过Boss的饺子

我想阿姨应该没有听懂这个故事,但是“电子游戏是洪水猛兽”和“女孩子总归不如男生”这两个观念也许正在慢慢消解——这一定是令人高兴的事情。

湖北长舒一口气,喊了一句脏话。猎空点了一支烟瘫倒在椅子上。他作为坦克指挥了整场战斗,“换嘲”“日墙”“注满”这3个词在他口中重复了上千次(“日墙”是让大团贴边远离惊悚者法索乌,“注满”是让术士和牧师在坦克拉开Boss之前补满持续伤害法术)。在场外替补的“潜行者”玩家华年关闭了《刀塔自走棋》,开始为开荒下个Boss作准备。

凯旋

二细认为有些团员失误太多了。“如果你进入到像Method这样的一个公会,看看旁边的人,哇,一个比一个厉害,你也会集中注意力提升自己——但其实你左边那个人也是这么想的。我现在一看,我的队友全是菜×,那怎么可能有提高。”

时间来到5月4日晚21时56分,在经历了连续两次2%灭团以后,阿尔法用730次战斗完成了对乌纳特的击杀。

“但是老一丢了首杀也许不是坏事,”他接下来又补充,“现在天涯超界那帮人肯定觉得打过了我们,自己很强,就开始膨胀了。其实这次不是他们多厉害,是我们发挥得太××菜了。”

“打死他!打死他!”在震耳欲聋的怒吼中,虚空先驱轰然倒地。二细重重地锤着键盘,以至于直播间里的画面都成了黑屏。几天以来的压抑和绝望似乎在这个瞬间得到了最大的释放。华年出现在最后的阵容中,我向他发去祝贺——他回复了一个大大的感叹号。

“超车”

他们用游戏角色在Boss的尸体旁边摆了一个汉字“三”。

4月27日,在进行多次尝试和对其他公会的视频进行分析后,断风贤认为如果乌纳特不削弱,两周之内不存在击杀可能。

阿尔法击杀乌纳特-虚空先驱

虽然可能面对“NPND”(No Patch No Down,意为“削弱之前无法击杀”),但是练习必须继续。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全球范围内击败“无眠密党”的公会都在“乌纳特”的三叉戟下灭得死去活来。

世界第三,亚洲首杀。对于阿尔法来说,这个成绩并不令人满意。他们比缺兵少将的Method晚了7个小时,比新科冠军Pieces晚了整整一天。他们本有机会争夺一下世界首杀,但最终还是与它失之交臂。

“这Boss是××的神经病。”殇羽咒骂道。

可是这个瞬间依然值得庆贺——他们发现自己和首杀公会的差距正在越来越小。战报帖中的一个观点获得了一些玩家的赞同:这是“0灯尤格萨隆”之后,国服距离世界首杀最近的一次。

乌纳特难度极高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动荡共鸣”这一机制(用海洋、风暴、虚空3种属性标记所有玩家,所有人必须寻找同属性的神器消去Debuff;不同属性的玩家相撞会造成致死伤害)。上一个有类似技能的Boss占星师艾塔利乌斯在当时也是开荒公会的噩梦。

“其实我们P3的战术优于Method,”断风贤分析说,“这样的打法更加稳定,走完流程就随便过。”

图片 21

虽然断风贤对未来有美好的规划,但是事实上,《魔兽世界》正在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一方面是由于游戏环境不如以往,另一方面是MMORPG这种游戏类型在玩家中变得越来越不受欢迎。

乌纳特与场地上的3个神器

二细认为,《魔兽世界》最多还能坚持三四年。我问他:“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打游戏,之后会做什么?”

这个恐怖的Boss在第一和第二阶段就给阿尔法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他们在频繁的团灭之中慢慢熟悉团队节奏和个人走位。这段“我不可能过,其他人也过不了”的时间为他们赢得了追赶的机会。

他说他没有想过,但有自信能靠自己在社会中生存下来。

不过,机械化的练习过程对于看客而言是毋庸置疑的垃圾时间——直播间的观众们开始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其他的话题,战报帖的更新速度也慢了下来。PvE开荒的直播内容,对抗性和观赏性远远不如PvP(比如《Dota 2》《英雄联盟》和《CS:GO》)。成百上千次的失败尝试对于选手和观众都是一种折磨,如果长时间关注开荒却错过了击杀的瞬间,则更是令人无法接受的糟糕体验。这可能也是导致团队副本开荒虽然有直播,却依然是小众娱乐的重要原因。

华年告诉我,他会打到游戏关服。“如果游戏凉掉之前,因为某种原因阿尔法没了,那我会找个3天公会团,离开职业圈子。”

但是职业玩家们却不能有丝毫懈怠——熟练了解副本对每个团队都非常重要。二细认为,自己必须嚼着槟榔开荒,他相信只有这样才能集中精神。库存的槟榔消耗殆尽,他转过身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兄弟,有空的话去楼下帮忙买两包,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猎空常常被调侃要回去“继承家业”;李白大学毕业了,他也许会参加工作;郭子豪大概会继续在复旦的学业或是出国留学,但是对于他们来说,这并不是当下需要考虑的事情。

直到4月30日暴雪对乌纳特进行削弱之前,有7家公会到达了30%的血线。阿尔法正是其中之一——他们在这段时间内赶上了进度,回到第一梯队。

他们无论如何都想要赢一次,在此之前,所有其他的想法都显得有些多余。

归途

下一个副本“永恒王宫”的最终Boss艾萨拉女王,我们将在那里再次看到他们的身影

我在4月28日离开了横埠。临走之前,阳阳带我去参观了即将装修完毕的新基地。断风贤买下临街的4间底商,用来容纳人数越来越多的阿尔法团队。新基地至少比新视野网络时空的二层大了一倍——看起来断风贤的规划在慢慢走上正轨。

有人开始设想,如果没有Hotfix导致的时间浪费,他们有可能已经拿到了首杀。断风贤回答说:“这个事情没有如果,输了就是输了,下次再来过。”

回去的路上,司机阿姨向我抱怨,自己的女儿快高考了还在沉迷《王者荣耀》,“比班上的男孩子们都厉害”。她还说,女儿以后想从事游戏相关工作。我问她是否会反对女儿的想法,她摇了摇头:“想做什么就随她去吧。”

他不断地回放着刚才的录像,有些笨拙地在直播间抽了几拨奖,然后转过头问团员们:“明天下午去铜陵吃庆功宴,‘喝酸奶’,然后包场看个《复联4》怎么样?”

随后,我跟阿姨讲了讲阿尔法的故事。“刚刚出发的地方有一个亚洲第一的游戏团队”这件事超出了阿姨的认知,惊讶之后,她向我提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那里有女孩子吗?”

他认真地问:“你们想看几点的?”

我告诉她有的,并且那个女性玩家与其他人相比毫不逊色。

我所说的女性玩家是小杰瑞,她在“奥迪尔”开荒时被华年邀请加入了阿尔法。在那个副本中,小杰瑞表现不佳,遭受了无数冷眼和质疑,甚至有人认为,阿尔法带了一个“花瓶”。

她在“达萨罗之战”中证明了自己。在击败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时,小杰瑞使用的“狂徒潜行者”高居DPS榜第一。“我必须这么说,她确实拯救了团队。”华年回忆说。

我想阿姨应该没有听懂这个故事,但是“电子游戏是洪水猛兽”和“女孩子总归不如男生”这两个观念也许正在慢慢消解——这一定是令人高兴的事情。

凯旋

时间来到5月4日晚21时56分,在经历了连续两次2%灭团以后,阿尔法用730次战斗完成了对乌纳特的击杀。

“打死他!打死他!”在震耳欲聋的怒吼中,虚空先驱轰然倒地。二细重重地锤着键盘,以至于直播间里的画面都成了黑屏。几天以来的压抑和绝望似乎在这个瞬间得到了最大的释放。华年出现在最后的阵容中,我向他发去祝贺——他回复了一个大大的感叹号。

他们用游戏角色在Boss的尸体旁边摆了一个汉字“三”。

图片 22

阿尔法击杀乌纳特-虚空先驱

世界第三,亚洲首杀。对于阿尔法来说,这个成绩并不令人满意。他们比缺兵少将的Method晚了7个小时,比新科冠军Pieces晚了整整一天。他们本有机会争夺一下世界首杀,但最终还是与它失之交臂。

可是这个瞬间依然值得庆贺——他们发现自己和首杀公会的差距正在越来越小。战报帖中的一个观点获得了一些玩家的赞同:这是“0灯尤格萨隆”之后,国服距离世界首杀最近的一次(星辰公会在《巫妖王之怒》的“奥杜尔”副本中率先击杀了最高难度尤格萨隆,这是国服唯一一次世界首杀)。

“其实我们P3的战术优于Method,”断风贤分析说,“这样的打法更加稳定,走完流程就随便过。”

虽然断风贤对未来有美好的规划,但是事实上,《魔兽世界》正在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一方面是由于游戏环境不如以往,另一方面是MMORPG这种游戏类型在玩家中变得越来越不受欢迎。

二细认为,《魔兽世界》最多还能坚持三四年。我问他:“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打游戏,之后会做什么?”

他说他没有想过,但有自信能靠自己在社会中生存下来。

华年告诉我,他会打到游戏关服。“如果游戏凉掉之前,因为某种原因阿尔法没了,那我会找个3天公会团,离开职业圈子。”

猎空常常被调侃要回去“继承家业”;李白大学毕业了,他也许会参加工作;郭子豪大概会继续在复旦的学业或是出国留学,但是对于他们来说,这并不是当下需要考虑的事情。

他们无论如何都想要赢一次,在此之前,所有其他的想法都显得有些多余。

图片 23

下一个副本“永恒王宫”的最终Boss艾萨拉女王,我们将在那里再次看到他们的身影

有人开始设想,如果没有Hotfix导致的时间浪费,他们有可能已经拿到了首杀。断风贤回答说:“这个事情没有如果,输了就是输了,下次再来过。”

他不断地回放着刚才的录像,有些笨拙地在直播间抽了几拨奖,然后转过头问团员们:“明天下午去铜陵吃庆功宴,‘喝酸奶’,然后包场看个《复联4》怎么样?”

他认真地问:“你们想看几点的?”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